左宝贵——热衷慈善的回族将领

来源:重庆慈善总会 字体大小:[大][中][小]
 
 
  作者:王盈  
 

  左宝贵,回族将领,其奋战日军直至壮烈殉国的事迹众所周知,被认定为我国近代的民族英雄,而其对慈善事业的热衷与付出却为世人所忽视。本文将简要介绍左宝贵主要参与的慈善活动与积极投身慈善事业的原因。

  左宝贵的慈善活动

  据《左军门捐资重修清真寺碑记》记载,左宝贵被其家乡父老称为“贵不忘本,富而好施”。从同治四年(1865年)为家乡清真寺倡捐起,直到1894 年为国捐躯,左宝贵从事公益之举三十余年一直未曾间断。其慈善活动主要分为四个方面:

  • 关心穆斯林事业

  左宝贵出身于穆斯林家庭,家人世代信奉伊斯兰教,其更是一名虔诚的信徒,对宗教习俗十分尊重,并将此种尊重带到军营里。左宝贵的孙子道,其爷爷“在奉天驻军时,家中供养着阿訇,设有小礼堂,坚持做礼拜”;即便是在行军中,“每到一处都询问当地有没有清真寺,如果有,一定前去做礼拜”。同时,他也特别关心回民的生活,常给贫寒的回民送钱赠物。可以说,终其一生,其信仰“始终不渝”,对回民的关心、对穆斯林事业的资助“一生行之不倦”。

  其中,最具有代表性的行为是为各地捐资修建清真寺。左宝贵最早捐资重修的清真寺是其家乡山东平邑地方村的清真寺。同治年间,左宝贵“防堵涿州时”,便写信给其弟,让他去涿州募捐,后募得“百余金”,就被地方村清真寺用于修建水房并置办数亩田地。光绪八年(1882年),左宝贵又为该清真寺募得修理大门的“二百余金”。后来,左宝贵得知“寺中尚欠齐整”,又捐银四百两,用于修建“南北讲堂”和购买土地“四十数亩”。地方百姓感激他的功德,特立“左军门捐资重修清真寺碑”,以示纪念。

  此外,左宝贵还为多地(包括平邑、梁邱、马庄、南京净觉寺、草桥、淮阴、镇江、天津等)的清真寺题写匾额、赠款。

  • 捐款与赈灾

  在左宝贵的诸多善举中,有一项一直未能受到世人的关注,左氏后人在回忆时也少有提及,即是左宝贵在家乡和驻地面临各种灾难时,慷慨捐款并且竭力救灾。左宝贵还因此屡次被其他官员上奏褒奖,并得到朝廷的认可。

  光绪九年(1883年),山东境内黄河决堤,灾民流离失所。左宝贵得知后,情系桑梓,积极募捐。他在沈阳负责为山东灾民“代筹捐项、解东助赈”,并且“勉力自捐”。他先于光绪十年正月“解到银六千两”,后来陆续又多次筹捐,总共解到银两“一万八千二百五十二两六钱五分”,其中,其“自捐银一千二百两”。其积极募捐与带头倡捐的行动,得到了同僚和朝中同乡的赞赏。

  光绪十四年(1888 年)秋,奉天遭遇水灾,“被水之广、灾难之骤、办赈之不易,实为历来所罕有”。当地文武官员协同赈灾,“尤以奉军统领记名提督左宝贵最为出众”。他不仅“督率弁兵昼夜河干”,而且“亲往各村屯履勘查核灾民,散放钱米、饼饵、衣絮”,整个赈灾过程中“无滥无遗”,“拯救全活生灵无算”。后来,他又为灾民“筹久远之际”,“劝募绅商集资十二万千,远近设立粥厂十处”,一直施粥到第二年“七月中旬始止”,“全活不下数十万人”。来年春天,左宝贵“派弁购运”粮食,“亲自遍历穷乡僻壤,一一散给”,赢得“远近灾民齐声歌颂”。故奉天总督安定上奏称赞左宝贵,也因其赈济中“异常出力”,奉上谕“遇有提督缺出,尽先题奏”。

  • 兴办义学

  左宝贵虽为武将,但其一生十分重视教育,“讲武之余,每欲振兴学校”。他为家乡书院捐资,在驻地营口和沈阳设立义学,关心帮助读书人等行为,散见于各处史籍。

  而其主要的兴学行为在奉天省。左宝贵在奉天生活近20 年,“于地方公益尤倦倦”。期间,他先后“于营口海神庙,沈阳练军公所,南、北寺设立义学数处”,并且为这些学校“筹薪水、给膏火”。公事之余,他穿着文士衣服,“亲至学中”,考察学生的课程,“循循然有儒士风”。左宝贵热心兴学,可见一斑。

  • 开设慈善机构

  左宝贵在奉天20 年,“性慈善,尚节义”,创办了栖良所、施粥厂、牛痘局、育婴堂、惜字局、义学馆等多处慈善机构,加之“筑修城桥等”慈善事业,“指不胜屈”。而在这众多的慈善机构中,尤以同善堂的前身最为出名。光绪十一年(1885年),左宝贵等人倡捐“创设牛痘局、惜字局、义学馆、栖流所、育婴堂等六部”。其中,牛痘局每年免费为贫民引种牛痘,预防天花,“每年引种约计两千五百余人”。栖流所创办于光绪十二年,所内设粥厂两处,向贫民施舍粥饭,冬春两季每日以五百人为限,夏秋两季每日以一百人为限,所内还收养老弱病残无家可归的贫民,为他们提供食宿。左宝贵出征前,还将房屋捐出供栖流所等处使用。

  虽然这些机构“各自为计,不相统辖”,但已经有“同善堂之雏形”。在左宝贵牺牲后,1896年,盛京将军依克唐阿将左宝贵倡办的慈善机构统一起来,命名为“同善堂”。后来,这些机构成为沈阳“慈善事业之总汇”。

  此外,左宝贵对于地方庙宇、桥梁、道路等,多捐资修建。目前所见的沈阳境内的东岳庙(又名天齐庙),即左宝贵在奉天期间倡捐重修的。风雨台的清虚观大殿上亦有左宝贵等捐资的匾额。至于“县治四境滓梁道路,多宝贵捐廉葺修”。

  左宝贵做慈善的缘由

  仔细分析上述多项慈善活动,我们发现,左宝贵的慈善事业并不是针对某些特定群体或采取某种办法,而是非常广泛,涉及方方面面,且几乎终其一生,追寻其慈善情结的缘起,应该可以总结为宗教信仰和个人经历。

  一方面,正如上文所提,左宝贵是个虔诚的穆斯林信徒。“倡善戒恶”是伊斯兰教基本原则的重要组成部分,也是我国穆斯林沿用的八件教门原根之一。“命人行善”是《古兰经》为人们规定的重要道德规范和准则。《古兰经》中还有很多关于劝人行善的语句,如“真主的确命人公平、行善、施济亲戚”;“常存的善功,在你的主看来是报酬更好,结局更善的”;“信道而且行善者,我必不使他们的善行徒劳无酬。”由此,我们可以理解左宝贵作为一个虔诚的信徒,缘何做到一生“兴慈善”。

  另一方面,其成长环境与个人经历也是其倡行慈善、兴办公益事业的原因之一。从成长环境来说,据左宝贵自称,他的祖父和父亲“皆能笃宗亲、睦邻党”;他的祖母“济以仁慈”,在地方颇有善名,“闾里咸称曰‘善人家’”;他的家人“遇乡里贫乏之人,无不多方施济”。故而,其稍承先志,当他“以军功蒙恩拔折”之时,便积极倡行各种慈善公益事业。从个人经历而言,左宝贵具有一定的近代思想,且参与过洋务。在存世不多的书信中,可以见到他与盛宣怀等洋务人士的交往,同时还有与铁路、矿山技术人员的往来。由此,在其创办的的慈善事业中,既有传统的捐修庙宇、施粥等,也有新式的牛痘局等,甚至其创办的同善堂前身成为沈阳“慈善事业之总汇”。

  由此可见,左宝贵,这位以其英雄事迹名垂千古之人,也应以其所做的众多慈善事业为我们所纪念。

  参考文献:刘本森.左宝贵的慈善事业[J].北方民族大学学报(哲学社会科学版),2013.4,第39-43页

  • 关闭
  • 打印